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魔法 > 热吻欲燃 > 第21章

第21章(第1/4 页)

目录
最新玄幻魔法小说: 暮光破晓龙灵武纪最强皇帝系统星界学院暗血行者裂隙纪元奇幻领主:从开拓骑士开始重生八零之甜宠俏娇妻摄政王的心尖爱妃皇家小纨绔玩个游戏就成了剑仙魔神转正记我的老婆亚瑟王双面妖妃:陛下,别来无恙!穿越变成军阀夫人妖与刺客列传天罗争霸我能自动成神我有点疯狂圈养诸神

乔渡那声“妈咪”一出口, 乔温手里的冰淇淋,差点一个手抖糊自己一脸。

小姑娘缓缓偏头,垂睫看着这个人小鬼大,套路比海深的小不点。

乔渡注意到她的视线, 举着蛋筒皮子已经被他啃了一口的冰淇淋, 挡住小包子似的半张脸, 避开霍燃的视线, 对着乔温翘着唇角挤了挤眼睛。

“......”乔温眨眨眼, 又缓缓抬头, 十分配合地看向霍燃, 给了他一副“你也看到了, 就是这么回事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表情。

霍燃脑子明知道不可能, 小姑娘从哪儿给他突然薅出个这么大的儿子, 这小朋友瞧着最多四五岁,那会儿乔温还在上高中呢好不好!

尽管如此, 霍燃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心里那点酸麻的劲儿, 不能自控地偏要涌出来。

就像江源问他的那个问题似的, 光是用想的,只是想想小姑娘会和别人结婚,小姑娘还能生个这么可爱的崽,他心里那条百年陈醋生产线,就可以无人值守自动开工了。

此刻他脸上这点精彩纷呈,变换如四季似的神色,乔渡显然是没有欣赏够,并且玩得有些上瘾,于是奶着童音继续问:“叔叔, 你认识我‘妈妈’吗?”

这位“叔叔”脸上的颜色,比姐姐刚刚替她买的彩虹豆还丰富多彩,好有意思的哇!

乔渡说得无心,霍燃听在耳朵里,却像是被人敲了一棍似的惊了惊。拉回神思,霍燃问乔温,“你......弟弟啊?”

自己母亲在国外的事儿,霍燃以前是知道的。加上乔渡和她本来就长得像,长眼睛的一看就能明白,她也不知道霍燃刚刚在问个什么劲儿。还一脸震惊于她有了那么大一个儿子的表情。

乔温无语地撇撇嘴,转头看着乔渡说:“走吧嘟嘟,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霍燃:“......”

“好的姐姐,嘟嘟知道了。”乔渡也玩儿够了,再看向乔温时,笑眯眯地应下,乖乖让乔温牵着往前走。

只是快走到霍燃身边的时候,乔渡看见还傻愣愣站在原地的霍燃,奶着童音“好心”道:“叔叔再见,快回家吃饭吧。”

说完,还对他笑了笑,笑出个和乔温同款的单边小酒窝,这才头也不回无事发生似的跟着乔温上了楼。

霍燃:“......”他终于体会到,赵琪当年被乔温喊叔叔,是什么心情了。

如今他白天得盯着公司里的事情,晚上和周末,只要有时间,就得盯着乔温,努力在她面前晃悠,找存在感。谁叫所有的**,都被小姑娘拉黑了呢。

听着身后姐弟俩已经拉开防盗门爬楼的声音,霍燃站那儿平复了好一会儿心情,才转身拉开防盗门也走了上去。

听见身后不紧不慢,又异常熟悉的脚步声,乔温从斜跨小包包里摸钥匙的手一顿,转头,对着一身高定,和这个小区格格不入的男人无奈道:“霍燃,你到底要我和你说多少次......”

“一一,我没闹你。”霍燃爬楼梯的脚步一顿,一条腿屈膝搁在上一层台阶上,后面那条腿都不敢跟上去,听着怪委屈地说,“我也是回家啊。”

乔温:“......?”

霍燃抬手,指了指她单元的对门——那扇比她家瞧着还破的防盗门。上头还贴着不知道第几任房主的“犬护一门喜无恙;人勤四季庆有余”——一副已经褪了色的对联。

“......”乔温无语地看着他。这男人动作也太快了一点吧?要不要把资本家的作风发挥得这么淋漓尽致啊!

乔温憋了半天,今天却有点词穷,只好气闷地憋出一句没什么杀伤力的,“霍少爷真有钱。”

霍燃说完,就仔细观察着小姑**脸色,此刻听乔温这么说,非常配合地接了一句,“租的。”

只不过就是补偿了房东和租客不少钱而已,人家可开心了呢。

“......”乔温不想说话,开了门进去。一直处在低海拔纬度的乔渡,也只是一脸好奇地看着楼梯上的霍燃,没再和他说半个字。

还没继续往上走,乔温那间房门就“嘭”地关上了。

昨天他来的时候,小姑娘和他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吵到对门邻居。今天倒好,知道邻居换了人,连关门都这么朝气蓬勃了。

霍燃下意识地抿了抿唇,这种被人无视的滋味,跟攒了27年年终促大回馈似的,这些天一下子让他尝了个够,心里涩得要死。

一个人默默地继续往上爬,霍燃拿出这小破门的钥匙,试着开锁。

赵琪也真是的,让他叫人把房子里打扫一下,他就真的是只把房子“里”打扫了一下,门口这副跟内涵人似的对联,也不知道铲一铲。霍燃也没谁好怪的了,只好一个人默默这么想。

房门打开,霍燃走了进去。

他急着搬进来,装修自然是来不及了。赵琪只能请了几个人,一大早就开始打扫整理。出租屋么,遇上好一些的租客,房子还能多活几年,遇上不把租来的屋子当家的,那就可想而知了。

房子里明显有整理打扫过的痕迹,倒也干净,连奇奇怪怪的味道都没有。当然,也谈不上好。

霍燃倒也不是嫌弃——虽然的确是挺嫌弃的,从小到大都没住过这样的地方——就是,又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心里面那点不敢承认的不确定,又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

男人站在没人的屋子里,两步就到了新沙发边上,坐下,背抵进椅背里,松了松领口的半温莎结,沉默地半敛了长睫。

-

乔温把乔渡领进屋子里。小朋友虽然吃得很小心,手上还是沾点了融化的奶油。


热吻欲燃》相关阅读: 热吻月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热辣滚烫贾玲热辣滚烫全集免费热吻月亮夏倾月江辞热吻原声热吻月光热吻月亮热吻月亮枝在也听热吻原声视频热吻予你热吻原声无背景音乐热吻月亮夏倾月热吻予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热榜头条热泵烘干机热辣滚烫热巴领奖走成T台热心市民下水救人反遭拖拽热吻欲燃小说热吻欲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目录
寻妖传记吞噬星空之有我无敌尽之域随身空间田园山居绝色丹师:驭火成仙我真不是万道宗师
返回顶部